邪教人员的邪性

时间:4/1/11:12 发布者:By admin

来源:北疆风韵   作者:理解 

  

      如果正常人一旦误入邪教,就必然生出一些邪性,这些性从根本上支配着邪教人员的一切,通过其言谈话语和行为表现出来,身心不能自主,神魂颠倒,习练愈久,中邪愈深,再经过其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,其邪性更加明显地表露出来。

  一是邪教人员的思维方式出现变异。对于常人来说,衣食住行、生产生活这些基本的问题无时无刻都是要考虑到大事,这关系到人的生存、健康与工作。而邪教人员从不想这些,他们的思维非常局限,就集中在“教主”这一个“点”上,那就是“教主”至上,“教主”说什么就是什么,哪怕邪教人员亲眼目睹一物是白的,只要“教主”说是黑的,邪教人员在头脑里影像就是黑的,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,完全失去辨别真伪的能力,更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,也从不想自己行为带来什么不良后果。“教主”宣扬“世界末日”、“升入天国”等歪理邪说,邪教人员奉为“圣旨”,到处传播,妖言惑众,制造恐慌。如邪教组织散布2012年12月21日是“世界末日”,而时至今日,地球依然在转,日升日落、山河依旧。在事实面前,“世界末日”的谣言不攻自破。令人不解的是,邪教人员明知“世界末日”是谣言,却还深信不疑,仍然跑偏走邪,其邪性可见一斑。

  二是邪教人员的神态异于常人,邪性再现。邪教人员走上邪教道路前和常人一样,具备喜怒哀乐的表情,进入邪教组织后,由于长期处于欺骗性、诱惑性和恐惧性语言的刺激,神情变化十分明显,最为突出的是表情变的单一,面容憔悴。日常情况下,大多邪教人员目光呆板、冷酷,眼睛黯淡无光,即便是亲朋、邻里,甚至是父母、子女相见,也是面如冰霜,他们不敢正视别人,看人时目光游离不定,神情茫然无助,充满自卑和恐惧,遇事总是躲躲闪闪。但如果说起其所练“大法”,他们的神态就会发生巨变,表现的非常亢奋,表情狂妄,偶尔也会有一丝笑容,随后就又恢复僵硬的神态,毫无表情,情绪就是这样极不稳定,

  三是言行与常人格格不入且言行不一。邪教人员被“洗脑”后,嘴上说的、心里想的都是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师傅”,出口闭口是“大法”,“真善忍”,由于幻觉使然,常产生病态心理,注意力分散,但参与邪教活动时,表现格外积极。他们秘密结社、对抗国家法律,破坏法治,不遗余力散发反人类、反社会、反科学的宣传品,言行表现出对社会极度不满,声称这个世界已坏到极点,竭尽污蔑、攻击之能事,把社会和人类说的一无是处。邪教教主以“神”的名义蛊惑邪教人员对抗政府,把普通人说成是“魔”,要铲除“魔”。在邪教人员看来,他们的言论、行为是代表“神”的意志,人是不能制止的,也不受国家法律的约束,而一旦有人非议邪教人员心中的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和“师傅”或邪教组织,他们就不能“容忍”了,其情绪就会产生波动,易冲动、走极端、狂躁甚至歇斯底里,原形毕露。就是这种邪念支配着他们对社会产生极大的对立性,做事偏执,不计后果。做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、摧残他人生命或自杀、 自残的事来并无罪恶感。这样的案例不占少数。邪教人员时时挂在口头的“真善忍”不复存在,邪性大发,人性不在。

  四是邪教人员生性多疑,笃信“教主”。由于邪教人员做事隐秘,其戒备心强,怀疑一切,常常将别人无意的、非恶意的甚至善意的言行都认为是不是存有“阴谋”,因此产生妒忌、恶感、敌对情绪,无端猜疑充斥他们整个内心世界,形成幻觉,导致精神错乱。只有对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师傅”深信不疑,绝对服从。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师傅”欺骗信徒,说自己有超自然的力量,能为信徒发功治病消灾,信徒便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“教主”,有病不去医院,对医生救死扶伤不信任,而只等着“教主”“大师”来拯救。拿“法轮功”邪教人员的“大师”李洪志来说,其母亲病死于医院,连自己的母亲都救不了,岂能救了信徒?事实再一次证明,所谓“教主”、“大师”编造的“歪理邪说”实则是骗人的鬼话,目的是妖言惑众,只有中邪的人才会相信这骗人的鬼话。

  五是邪教人员没有人性、六亲不认,人际关系淡漠。邪教人员自迷上邪教开始,就身不由己,在邪教的精神控制下,家庭变得陌生,父母、丈夫、妻子、儿女形同路人,角色在无形中转变,“教主”成了他们的父母、邪教组织是他的家庭、所有的邪教人员都是他的亲人。在邪教人员的心里再没有血缘关系,他们的一切都属于“教主”,任由“教主”使唤、玩弄,成为“教主”随心所欲、任意发泄的工具。一些女信徒被“教主”奸淫、猥亵后不知廉耻,认为是“教主”的“垂青”、“宠幸”,受宠若惊,有的女信徒被“教主”蹂躏或反抗被毒打,被迫离开家庭。邪教人员大多是上当受骗后不能自拔,是受害者,但信邪教后又成了害人者,到处宣扬邪教的“歪理邪说”,蛊惑他人信教离开家庭,残害亲人,残害无辜群众。邪教人员害死亲生子女的案例也不鲜见,山东招远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员故意杀人一案更是令人发指。尊老爱幼、呵护家庭是传统美德,也是一个正常人应尽的义务,很难想象,连自己亲身骨肉都视而不见,甚至摧残致死的人是什么样的人?禽兽尚知爱子,尚有舔犊之情,邪教人员连禽兽都不如,真是邪性至极。

  六是邪教人员的邪性还表现为愚蠢透顶、良莠不分。对常人而言,人们辛辛苦苦挣的钱财一是赡养老人,二是抚养孩子,三是让家庭生活富裕美满。而邪教人员,在邪教的欺骗下,把挣得的钱无偿的送给“教主”挥霍,自己生活窘迫,却心甘情愿地供“教主”买房、买车、包养女人,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,而他们是非不分,愚蠢到不可救药的程度。国家和政府关心他们、帮助他们,为他们安排工作,对贫困的给于生活补贴、办理社保、低保,保障他们的生活,但他们却邪性大发,不仅不知道感恩,反而对抗政府,污蔑政府、攻击政府,良心何在?

  邪教自古以来就以欺骗为主,一旦上当受骗,误入邪教,随之而来的就是邪性缠身、痛苦终身。